厍怎么读(交�ナ鞘裁匆馑�

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以相似字为例 文/刘照剑 《字辩·补遗》字辩序所言:“六书音韵,既诉诸高阁而问津无人。讹字方言,复错杂连篇而触目皆是。管理讹为菅理,鄙人改为敝人,甚至误嗟乎...

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以相似字为例

文/刘照剑

《字辩·补遗》字辩序所言:“六书音韵,既诉诸高阁而问津无人。讹字方言,复错杂连篇而触目皆是。管理讹为菅理,鄙人改为敝人,甚至误嗟乎为嗟呼,姊妹为姐妹,屈服为屈伏,斡旋为幹旋等等谬误。新闻报纸、小学课书,无不相沿成习不足奇。其尤者社教专家之艺术字,小学教室之标语字,五花八门,令人目倦。不识字之民众,幼稚之儿童,一点一画之正楷尚未认识,如何以此种不规则之变相字,能令其一一认识乎?吾辈识字,本愧不多,偶见此种所谓美术字者,形奇装怪,直等诸字体中之嫫母无盐也。”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相似字混用,在历史上很常见。有些字是后起分化字,有些字是同音替代,有些字是通假,有些字是假借等。相似字字形相似,有的音义相近相同,有的则毫无关系。往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因为历史上一直混用,有时候我们要弄清楚一个字,颇费脑筋。遂至弄獐宰相,伏猎侍郎,贻笑大方了。本文就展览中常见的相近字错误使用的问题,以音义相似、形声相似、形体相似分类举例,与书友共勉。 一、 音义相似

美好也。佳人、佳话

美善也。嘉猷、嘉禾

低,高之反。高低、低浅。

下也。年底、底稿。

欺慢也。欺侮、侮辱

恃也。抱负、自负。

供,奉也。供职、供给

献也、纳也。贡献、进贡。

係,缚也,係累。关係、干係。

缚也。繫臂、繫舟。

具,置办、完备也。具体、器具。

皆也、同也、谐也。俱乐部、与生俱来

冤,屈也、枉曲也。冤枉、冤家。

怨,深恨也。怨恨、怨气

刊,刻也。刊板、刊石。

校也。校勘、勘误

划,舟用桨为划。划船。

以刀破物也。劃条、劃款

制,裁也,裁制。法制、制度。

裁成衣服也。製造

谨悫也。谨愿、乡愿。

欲也、望也。本願、不願

弄也戏也。玩弄、玩物。

愚无知也。顽童、顽劣

飞貌。辅翊、翊戴。

明也。翌日

语词又疑词。是耶、非也。

起语助词。也者。结语助词。也已

须用也。军需、需要。

颐下毛也,鬚本字。须眉、必须、无须。

《说文》:“鍼,所以缝也。”

《说文》:“箴,缀衣针也。”

经典碑帖技法丛书系列(10册) ¥350 购买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低”“底”

音义相似,但不代表可以共用一个字。比如“低”和“底”字,水面初平云脚低,有的人就写为底下的“底”。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系”“係”“繫”

“系”“係”“繫”不分,三字在古代用法不同,“系”主要用作嫡系、派系、世系、体系等,“係”主要只用于关系、干系、确系等;“繫”主要用于拘系、羁系、维系等;“擊”和“繋”,繋马不能误为擊马。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制”“製”

“制”和“製”,“安禅制毒龙”这首诗,很多作者把制写为“製”,“制”在这里作抑制的意思。

“愿”和“願”,《说文》:“愿,谨也,从心,原声。本义谨慎之意。” 《说文》:“願,大头也。从页,原声。本义如此。”简化汉字以后以“愿”字代替了“願”字。作者把“愿”都写为“願”。这类字已没人视为错,混用不别已久。“玩”和“顽”二字,虽意义各别,但古代“顽”同“玩”。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翊”“翌”

“翊”和“翌”、翋字属于偏旁移位,义有相同处,但又各有表述,翊、翋、翌(左飞貌、古同翌,中飞翔,右明日)。所以有些字,我们在构造字形时,一定要考虑是否会变为另外一个字。

“鍼”和“箴”在用作“针”时不分。段玉裁注:“竹部箴下曰:缀衣针也。以竹为之,仅可联缀衣,以针为之乃可缝衣。”古人最初以竹为针,故字从竹,后以金属为针,故字又从金,俗作针。古代一种刺穴位治病的用具似针,故称之以“箴”。晋葛洪《抱朴子·勤求》:“箴砭为道之病痛。”引申为规劝、告诫之义。而“鍼”不具此意。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耶”“也

“耶”和“也”字常见于作者的自作文中,《说文》:“耶,会意。字从耳,从邑。”表示疑问或反诘。古通爷。耶,后世也表示“邪”。《说文》:“也,女阴也,象形。”北齐颜之推《颜氏家训·书证》:“也,是语已及助句之辞,文籍备有之矣。”用法区别明显。

二、形声相似

仿

傚也。仿古、摹仿,仿佛别作髣髴;

彷徨,意不安定。上彷,彷彿同仿。

饰也。修饰、修身;

干肉也。脩脯、束脩。

侧也。偏重、偏袒;

周也。普徧、徧地。

觊觎非望也。儌幸、儌福;

巡察也。遊徼。

学者之称。儒生、儒家;

乳子也,子幼弱也。孺子、孺人。

水寒也。凌冽;

水清也。酒洌。

嚮,面也、对也。嚮往、嚮导;

声之扩大而渐及身外者曰響。声響、響亮。

大也、美也。奕奕梁山;

围棋也。博弈、善弈者。

山脊也。高岡;

罗罟总名。今作網。虚诬也,欺罔。

幤,幤帛也,纸幤;

奸伪也。舞弊。

斫木之具。斧钺、斧凿;

烹饪之具。瓦釜、破釜。

推算日月星辰已定岁时节气之法也。日暦、阳暦;

经历也。阅歷、歷史。

高跨空中这。桥梁、屋梁;

谷之一种也。高粱、黄粱。

有所觉也。悟性;

晤,遇也对也。会晤、晤面。

姓也,山名。佘山;

我也。

开垦过三年的田地,熟田。新畲;作姓、畲恭。畬字的俗体。

开垦过三年的田地,熟田。新畲。作姓。

诈也,作伪也。佯狂;

徘徊不定也。徜徉。

符节也。符咒;

草名。萑苻。

乐器,洞箫;

蒿也、肃也。萧瑟、萧疏。

竹器。竹篮、篮球;

染青草也。蔚蓝、蓝姓。

簿

藉也。簿籍、主簿;

草丛生曰薄。厚薄、薄冰。

竹器。籐椅;

藟也。紫藤。

书籍也。典籍、籍贯;

荐也衬垫也,承玉之具曰藉。凭藉、慰藉。

冬至后三戊臘祭百神也,世称阴历十二月为腊月。臘祭、臘肉;

蜜滓也蜜蜂腹部分泌蜡质制成,黄蠟、蠟梅。

锺,酒器。酒锺;

乐器。鐘鼓、鐘磬。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仿”“彷”

形声相似字很多,列举作品中常见字举例。“仿”和“彷”,仿,作相似、比拟、摹仿义;彷,作彷徨、相对、相当讲。彷彿同仿,仿佛别作髣髴,二字通用。但不要把彷彿写为彷髴或髣彿。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修”“脩”

“修”和“脩”,脩古同修,《说文》:“修,饰也。从彡,攸声。”“修”的本字为“攸”,甲骨文像人持物洗刷人之尘土。拂试去污垢、尘土为其本义。《说文》:“脩,脯也。从肉,攸声。”《礼记·昏义》:“枣栗段脩。”又作“束脩”。《论语·述而》:“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悔焉。”《史记·秦始皇纪》载会稽刻石之文有“德惠脩长”,或作“修长”。二字后世混用,《为吏之道》5:“正行脩身。”“脩”则都假借为“修”。秦汉以后,除干肉义用“脩”外,脩与修皆通用。

“俯首甘为孺子牛”,有作者写为 “儒”是不解字义也。“嚮”、“響”二字音同义不同,混用就错了。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歷”“暦”

“歷”、“暦”二字,歷,形声字,从止,厤声。金文作“厤”或“歷”。歷的本意是经过经历。引申为行走、越过、历代、历年、屡次等义。“暦”由“歷”分化,专指日月星辰运转之象。多用作历象,日月星辰运转之象,曆与歷在历象、历书、年历、历法可通用,但用于经历、阅历、历史等写作“歷”。庆历四年春,《四库全书》中,庆历四年多为“慶歷”,也用“慶暦”,应属避讳字。慶曆作为年号,除非避讳,一般不写为“歷”。

“悟”和“晤”,“晤”古同“悟”,但后来分别使用。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臘”“蠟”

“臘”和“蠟”字,很多作者区分不清。臘,形声字。古代把干肉称为“腊”字本从肉,昔声,与“臘”字不同音。因“腊”与“臘肉”同义,故后来借用“腊”为“臘”的简体。文字改革一后即采用“腊”字。“臘”本义是岁末的一种祭祀。冬天或十二月腌制或熏干的肉成为腊肉。“腊”形声字。从虫,昔声。古读qu,为“蛆”之古字,指蝇的幼虫。《说文》:“蜡,蝇䏣也。”段玉裁注:“蝇生子为蛆,蛆者俗字,䏣者正字,蜡者古字。”读zha,本义是古代年终合聚万物,大祭宗庙。蜡,祭名。今为“臘”的简化字。蜡烛、蜡黄不可用 “腊”,用作梅时二字通用,《现代汉语词典》:“腊、蜡词条下,腊梅同蜡梅。”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锺”“鐘”

“锺”和“鐘”二字易混不别。锺,《列子•杨朱》:“朝之室也,聚酒千钟,积曲成封,望门百步,糟浆之气逆于人鼻。”作盛酒器、量词、汇聚、古代容量单位集中作姓等。锺繇不能误为钟繇,酒锺误为酒钟。

鐘,作古代乐器、古代容量单位、计时的器具等。但“鐘磬”写为“锺磬”,古通。清邵英《说文解字群经正字》:“按,据《说文》,锺是酒器,鐘为乐器,今经典多通用锺为乐器,其误亦始自汉碑,韩勑碑云:‘锺磬瑟鼓。’校官碑云:‘锺磬具矣。…’”鐘字产生于西周中晚期,皆用为乐器,锺产生于春秋时期,同样乐器之名,“鐘”、“锺”不别,战国以后区别使用。

三、形体相似

杂戏也。俳优;

不进貌。徘徊。

傅,辅也。师傅;

遽也,驿递曰傳。驰傳、传授。

契约也。左券、操券;

倦本字,懈怠也。厌倦。

直伤也。刺客;

戾也。乖剌。

厙,姓也、地名;

兵车藏也。车库。

度也。商榷;

中从古与商字异,摘敵谪適从之。

藝本字,才藝;

持也。執笔。

田畔小界曰埸,田界。疆埸;

除地为場。广場。

盛酒浆之器。酒壶;

宫中阁道之门曰壸。闺壸。壸政。

躯体曰幹,草木之茎曰幹,能做事曰幹;

转也旋也无可挽回者曰斡旋。

木芒也;

缚也。一束。

乐器。羌笛;

禾之未秀者凡草初生曰苗。禾苗。

肌肉之纤维也。筋骨;

饭具筷也。玉筯。

乐器,箫管;

为禾本科草本植物。

地名,沙羡;

贪欲也。羨慕。

衣内也凡在内者曰裏。表裏;

包也。包裹。

廖远也。迥然;

旋转也。迴转、迴避。

逐,追也。逐鹿;

丛志也。未遂。

金属元素。锡器;

马额头上的金属饰物。鍚面。

燔炙。炙热;

灼也。针灸。

世系。係等字从之;

细丝。丝自从之。

削也。从干。

切也。从干,

根本。

进取也。

同“無”。《说文》:“無,亡也。无,奇字无。通于元者。王育说,天屈西北为无。”

《说文》:“㒫”,㱃食气屰不得息曰“㒫”。从反欠。

象形字。甲骨文像猪形,头尾四足具备。

会意字。像公猪阉割,生殖器与腹部断开,表示去势之意。

遮蔽。避箭的短墙。

求;乞求。给予。

“埸”和“場”、“刺”和“剌”、“壶”和“壸”、“朿”和 “束”、“筋”和“筯”、“刊”和“刋”、“系”和“糸”、“本”和“夲”、“傅”和“傳”等字,二字极为相似,书写时稍有不慎既无法区别。

“埸”和“場”。埸,作田畔、边境、国界等意义;場,作翻曬作物和脫粒的平坦空地,菜圃等意义。稍不注意,就是错字。

“壶”和“壸”。壶,是容器、古代盛箭的鞘袋称箭壶等。壸,读kun,是古代宫里的路,一横之差,意思全变。

“刋”读qian,为“刊”字的讹字。《玉篇·刀部》:“刋,切也。”《字汇·刀部》:“刋,俗为雕刊字,误。”

用“夲”字表现进取、快速前进意时用“本”为错字。“夲”读ben时,古同“本”。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刺”“剌”

“刺”和“剌”二字易混。《说文·刀部》:“刺,直伤也。从刀,从朿,朿亦声。”本义为尖利的东西扎。《说文》:“剌,戾也。”段玉裁注:“戾者,违背之意。”西湖有一处纪念白居易的雕像,下面说明介绍,白居易在杭州任刺史期间。文中将“刺史”误为“剌史”。

“厙”和“庫”字。“厙”方言,村庄(多用于村庄名)。作姓。和庫是两个字。这一类字,在古代碑帖墓志中常见。在某些字来讲,比如流水的“流”,上面的一点多为不写,属于帖写字,也叫增减笔画字。但并不是所有的字都可以随意增减笔画,有些字多一点,少一画,则成了另外一个字。

“商”字,很多作者把里面写为古,即成为“啇”字。埶和執,埶,甲骨文像跽跪的人双手捧持禾苗栽种之意。“執”字甲骨文像给人的双手戴上刑具,本以为拘捕。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徘”“俳”

“徘徊”,写为“俳徊”,在古代法帖中常见。但“俳优”不能写作“徘优”。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傅”“傳”

“傅”和“傳”,傳,从人,專声;傅,从人,尃声。本意辅佐。傳播写为傅播。

历代碑版墓志和写经中“旡”作“无”。“无”和“旡”。《字辨·字辨补遗》:“无、旡,上音無,与無通。易皆作无。譌作 [旡]。” 徐灏段注笺:“气申为欠,逆气为旡,故从反欠。”说明了旡作无是文字譌变造成的,也是有历史传承的。《难字大鉴》:“无部:旡、無古同。”旡在无部。这也是目前见到的唯一的一部《字书》说明“旡”同“无”。

第二形声相似与第三形体相似中有竹艸头一类字,比如:籍、藉,箫、萧,篮、蓝,簿、薄,籐、藤,管、菅,筋、筯,笛、苗,符、苻,这类字,是我们需要注意的。隶变以后,竹艸不分。历史上“艹、竹”偏旁互易也屡见不鲜。正如吕思勉《中国文字小史》所云:“偏旁之随意改易者极多,……至如竹与艹,则绝然异物,然后世二者多互讹(如‘荅’,相承作‘答’)。《说文》竹部:籓,‘一曰蔽也。’艹部:藩,‘屏也。’尸部:屏,‘蔽也。’则‘籓’下一曰之义,即‘藩’字之义,艹竹互讹,其来旧矣。……此与《说文》之艹竹互讹,皆足证偏旁随意改易,古已有之也。”裘锡圭先生《文字学概要》中也谈到:“汉隶‘竹’头‘艹’头往往不分,所以‘箸’变‘著’。.......也提到‘埶’先加‘艹’成‘蓺’,又变作‘藝’。” 汉唐以后“竹”字头普遍作“艹”。见《宋元以来俗字谱》“答、第、節等字皆作艹字头。”虽说汉隶竹艸不分,隶书易混,但有些作者写行楷书也混用不分,这种现象比较常见。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籍”“藉”

“籍”和“藉”。籍,作书册、书籍,籍贯、作姓等,汉代有籍福。陈垣《史讳举例•避讳之种类》:“籍氏避项羽讳,改为席氏。”藉,古时祭祀朝聘时陈列礼品的草垫,助,有助于。同“借”。藉田、登记、赋税等义同“籍”。

刘照剑:国展参评作品中的文字问题

“箫”“萧”

“箫”和“萧”。箫,竹制管乐器,弓的末端等义,萧,蒿类植物的一种,萧条、冷落的意思。字头互用,把“管理”写为“菅理”,“草菅人命”误作“草管人命”不只是文字的错误,有时候在不同的文本下是要出问题的。

夏丏尊被写为或读为夏丐尊。丏、丐不分不要紧,“丏”,指看不见。“丐”指乞求。风马牛不相及。你把丏尊当丐尊,名都读不对,字都认不清,还谈什么丏尊与丐尊。

豕写为豖。豕,猪。《书·召诰》:“越翼日戊午,乃社于新邑,牛一,羊一,豕一。”豖,猪被绊足而难行貌。《说文·豕部》:“豖,豕绊足行豖豖也。从豖系二足。”二字形体相近,一点之差,字义谬之千里。

己亥涉河变成三豕涉河,就是这个缘故。汉字经过数千年的孳乳演变,不只是字形发生很大变化,字义变化更甚,有的本义已失,引申为其它字义。有的一字多义,用法则不相同。作为书家,研究文字的本体以及孳乳演变,正确使用文字至关重要。文字学基础代表着一个人的基本文化修养,有时候往往因为一个关键的字,不光影响作品的审美,更足以让人斯文扫地。

通过展览看当代书法,文字问题尤为突出。虽然在全国的大型展览中,增加了文字审读环节,但投稿作品中依然大量存在诸多的文字问题。说明作者的点还是形式至上,对文字以及文本重视不够,这也是当代书法创作面临的问题之一。

2020年《书法报》11-50期报纸 ¥224 购买

  • 发表于 2021-11-21 21:57:59
  • 阅读 ( 3 )
  • 分类:心情随笔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