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在网吧生活的电影

3个平米的小隔间内 在工地上当保安的小哥吃着泡面 敲打着键盘 每天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生存 洗澡 厕所都是网吧公用 这里就是他生活的全部 一个网吧最多能容纳60人左右 超过7成的人选择...

3个平米的小隔间内

在工地上当保安的小哥吃着泡面

敲打着键盘

每天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生存

洗澡 厕所都是网吧公用

这里就是他生活的全部

日本贫困女性纪录片:母女三人网吧蜗居3年,为省钱,一天吃一顿

一个网吧最多能容纳60人左右

超过7成的人选择在这里长期居住

他们把居民卡迁到网吧内

在这里能够签收快递

日本贫困女性纪录片:母女三人网吧蜗居3年,为省钱,一天吃一顿

有24小时不间断的热水供应

每天的费用大概是2400日元(约人民币149.07)

如果居住满30天

那么费用就会变成1900日元(约人民币118.01)

因为无法承担高昂的房租

网吧成了众多底层人的不二之选

45岁的酒井也是网吧难民的一份子

他曾经有一份体面的工作

但是每个月超过200个小时的加班

让他的身体和精神压力饱受折磨

为了完成任务

酒井只能在办公室打个瞌睡

醒来后还要继续工作

有时候甚至分不清外面的白天还是黑夜

由于长时间保持这种状态

酒井开始变得易怒,不合群,情绪化

身边的同事都嘲笑他是个疯子

最终 通过心理咨询查出来酒井患上了抑郁症

酒井的老板并没有因此而同情他

而是觉得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

直接辞退了他

他笑着讲出了这一切

现在对他来说

离职是最好的选择

在日本人的文化中

上司通过权力给下属施压

是一种很常见的手段

在日本 如果想成为一名合格的上班族

要遵循这几句老话

1、永远忍着

2、不要跟上级对着干

3、权利骚扰是很普通的

酒井深知日本的职场文化

年轻的时候他也和其他人一样 甘愿忍受

直到工作了20年之后

终于忍受不住这种精神压力

选择了辞职

但对他来说 辞职是一件好事

从外地来东京的夜间巴士上

下来一位拖着行李的女孩

日本贫困女性纪录片:母女三人网吧蜗居3年,为省钱,一天吃一顿

19岁的夏木还在上大学

大学四年的学费总共400万日元(约24万人民币)

由于家庭没有足够的钱帮她支付学费

所以她假期都要出去打工

同样为了节省住宿费 他来到网吧住宿

夏木的父母在她12岁就离婚

现在单亲妈妈带着她生活

夏木是家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人

所以妈妈极力支持供她上大学

老家爱媛县兼职的时薪只有666日元(约为41.3人民币)

而东京的时薪能有869日元(约为53.9人民币)

所以每次假期的时候

她都会选择来东京打工

夏木非常懂事

她为了能凑够学费

每天要打上三份工

她也想依靠父母 但是没有办法

母亲那边其实也过得非常困难

夏木的母亲在老家打2份工

早上在录像出租店

下午五点后去快餐连锁店

一直到晚上九点

即使同时打两份工

每个月的收入也才不到15万日元(约9317人民币)

在日本 这点钱是很难维持母女俩的生活的

更别说供养女儿上大学

夏木妈妈连自己的养老保险都没有钱支付

她也心疼女儿在外拼命工作

同时也非常自责

日本贫困女性纪录片:母女三人网吧蜗居3年,为省钱,一天吃一顿

在夏木住的网吧里

有一位19岁女孩彩香

是这个网吧里呆的时间最长的女性

大约4个平米的房间里

塞满了她的生活用品

和一年四季的衣服

彩香和41岁的母亲

还有14岁的妹妹

在这个网吧里居住已经3年了

母亲现在做的派遣类工作

自从十年前母亲离婚后

生活就陷入了窘迫

走投无路的母女三人

最终沦落到住在网吧

14岁的妹妹因为无力支付学费

已经有半年没有去过学校了

日本贫困女性纪录片:母女三人网吧蜗居3年,为省钱,一天吃一顿

姐姐彩香也是因为生活困难

高中读到了一半就辍学

现在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便利店的工作

一周有5天时间都在打工

在便利店 她一个月能挣10万日元(约6211.3人民币)

再加上母亲给的几万日元

就是她和妹妹一个月的生活费

可怜的工资 让她们吃一顿热饭都成了奢侈品

每天的餐食由静香从便利店带回来

通常她们都选择最便宜的面包

两个人分着吃

日本贫困女性纪录片:母女三人网吧蜗居3年,为省钱,一天吃一顿

为了省钱

她们每天只吃一顿饭

饿的不行的时候

她们就拼命喝网吧免费的饮料

她们现在最大的愿望

就是等到她们20岁的时候

能永远的脱离这个地方

还有让妹妹 重新回到学校

日本贫困女性纪录片:母女三人网吧蜗居3年,为省钱,一天吃一顿

网咖难民 现在成了日本的一个巨大社会问题

在日本38%的人都是临时工

绝大部分临时工都只有一份短期合同

临时工的工资要比全职的员工少一半多

工资的差异直接导致了贫困问题

将来在日本的话 是很难领到失业救济金的

所以日本人都争破头想当全职工

但是全职就意味着高强度的工作和精神压力

大部分人撑不下去

最终只能沦为“网咖难民”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让你能拿一万一个月但只能住在网吧

你会愿意去日本打工吗?

  • 发表于 2022-01-15 13:25:00
  • 阅读 ( 7 )
  • 分类:心情随笔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