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二哥希望向受害者家属当面道歉(劳荣枝二审迎来转机、殷某不是死她之手)

9月9日,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绑架罪案在南昌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南昌中院经审理认定,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当天,劳荣枝以一袭白衣出席庭...

9月9日,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绑架罪案在南昌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南昌中院经审理认定,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当天,劳荣枝以一袭白衣出席庭审,据参加旁听的媒体描述称,劳荣枝听到宣判结果后,当场痛哭失声,泪流不止,她称:我不服,我要上诉,相信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此外,二哥劳声桥也表示,他们对判决结果不服,支持妹妹上诉,会自请律师。劳声桥表示,他在法庭内通过视频录像观看了本次庭审。庭审中,他看到妹妹劳荣枝十分憔悴。判决结果出来后,妹妹本人提出了上诉,亲属也支持她,并将自请律师。劳声桥称,自己不了解事实的真相,劳荣枝到底做没做这种事,亲属们不知道。

c45774a7j00r0xxay001zc000ht00ivm.jpg 

9月9日上午9时,江西南昌中院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绑架罪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南昌中院经审理认定,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澎湃新闻从庭审现场获悉,劳荣枝不服判决,当庭提出上诉。

上诉是她的权利,这点从程序上来说,是需要保护的。但是维持的可能性要远大于改判的存在概率。她这个案子是一个社会价值观取向和法律适用以及大众关注度相结合的重大案件。对于公检法而言,都需要把这个案件做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做到办得严,诉的准,判的对。记得以前他在庭审的时候阐述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

1999年6月,劳荣枝二人逃窜到了安徽省合肥市,二人继续沿用前三次的作案模式,并且变本加厉,以“关狗”为名,提前定制了一只钢筋笼。劳荣枝在合肥引诱受害人殷某进入出租屋后,法子英用尖刀胁迫殷某将其关进了笼子。在逼迫之下,殷某给妻子写了尽快送钱的字条,随后法子英拿着字条来到殷某家,殷某妻子以筹钱为由让其在家中等待,随后外出报警。这一次恶行累累的法子英被警方抓获,并在当年被依法执行死刑。

法子英当年被警方抓获的5天后,在二人作案的出租屋内,警方发现了两具尸体,而劳荣枝早已经不见踪影。屋内的两名被害人其中一名为殷某,而另一名经警方查明为陆某,事发前是一名木匠。法子英到案后供述,他以做木工为由将陆某骗到屋内残忍杀害,目的竟然是为了恐吓殷某,让他写字条给妻子尽快交钱。合肥案中的庭审焦点为被害人殷某是否为劳荣枝所杀?

公诉方出示了几个关键证据认为殷某的死亡是劳荣枝所为。法子英和劳荣枝的供述相互印证,法子英在外出期间曾四次交代劳荣枝,如果殷某反抗,就用铁丝勒死他。而殷某的尸检报告也显示其死于被人勒颈窒息死亡。公诉方还指出,法子英在落网后并不确定出租屋内共死了几个人。法子英与律师的会见笔录中,法子英问律师合肥死了几个人,律师告诉法子英是两个人,律师追问法子英,殷某是不是你杀的?法子英回避这个问题表示不想说了,这更说明法子英对殷某死亡当时是不确切无知的。

所以这个殷某究竟是法子英杀的。还是劳荣枝动的手。还是因为殷某在笼子里面时间太长。身体衰竭而亡。至今都没有一个定论。虽然周兆成,要为劳荣枝故意杀人,和致人死亡做无罪辩解。如果从这个作为突破点,二审的时候还真就不好说,因为这有相同的案列。

可以参考与劳荣枝案同年发生的一起重大恶性案件:1999年北京西客站轮奸杀人案。1999年10月7日,年仅19岁的女白领郭晓月在北京西站地下车库神秘失踪,此后7年间都杳无音信。直到2006年仓库管理员去地下二层打扫卫生,打开密封多年的风机时才发现其遗体,已化为一具干尸。

警方很快展开行动,通过对尸体的随身物品和DNA鉴定,确认其为失踪多年的郭晓月,是因为头面部多处钝器伤,且有被性侵的可能。

民警根据“生人熟地”的办案方向,圈定多达一百多名调查对象。在走访调查时,遇到一位当年在西客站工地值班的老人,据其回忆,曾亲眼看到三名施工人员在宿舍看完黄色录像带后结伴出行,很晚才回来,且神色慌张。

662a3e1bj00r0xxay000tc000ht009qm.jpg 

根据老人提供的线索,民警先后到三名嫌疑人的老家进行调查。由于调查是秘密进行,事先没有透露询问目的,但其中一位嫌疑人见到民警第一句话就是:当年那件事与我无关。

在民警的调查追问下,这名姓杨的男子交代了自己于1999年10月在北京西站参与强奸杀人的犯罪事实,根据杨某的供述,民警随后又抓获了本案的另外两名嫌疑人赵某和王某。赵某和王某对于自己在1999年10月的所作所为,同样供认不讳。

经审讯,赵德强伙同被告人王福明、杨光华于1999年10月7日22时许,在西客站西配楼北恒大厦北侧便道处,挟持路经此处的郭某某至该大厦地下二层一房间内,三人采用暴力手段对郭某某论奸。为防止罪行败露,三人经商议,先后分别持铁管猛击郭某某的头面部数下,致郭某某颅脑损伤死亡,并抛尸于风机室内。公诉机关认为三人的行为均应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2007年,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对三名嫌疑人提起诉讼,同年,嫌疑人王某因脑梗塞死亡,法院终止了对他的审理。

2008年,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件作出判决,认定嫌疑人杨某、赵某无罪,因为能够直接证明杨某、赵某杀害郭晓月的,只有他们本人的供述,证据不足。

随后,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向北京市高院提起了抗诉。2009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二审之后,维持了原判。

为什么已经对自己所犯罪行供认不讳的疑犯,最后仍然被判无罪呢?

原来三名被告人被捕初期、一审、二审,都曾经翻供,不承认自己犯罪。

一审开庭时,被告人王福明已病亡,被告人赵德强称“为强奸、杀人,过去都是乱说的”。杨光华在二审庭审中也推翻了有罪供述,否认实施了检察机关指控的强奸、杀害郭某某的行为。

还有,在审查过程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疑问,一直存在于侦查人员脑海中,那就是三疑犯对于挟持被害人至北恒大厦地下二层的经过、强奸被害人的顺序、杀害被害人的凶器、打击地点、顺序和部位等重要内容都存在矛盾。

侦查人员分别带三名疑犯到作案现场,王福明两次指认的地点不一致。杨光华没有指认出藏尸地点,赵德强、王福明对藏尸地点的指认不一致,且与尸体的发现地点不符。侦查人员对王福明两次指认的不同强奸、杀人地点、对赵德强指认的强奸、杀人现场进行勘查,均未发现有案件有关的痕迹物证。

此外,三名疑犯的精神状态都不太正常,王福明答话词不达意,被怀疑有精神异常,赵德强在讯问期间精神亢奋,经常停下来偷笑。

杨光华在羁押期间神情呆滞,表述不清,经诊断为边缘智力。

d95b21a5j00r0xxay000cc000dw006ym.jpg 

关于强奸行为,侦查机关根据三被告人对强奸过程的供述对尸体所着内裤进行检验,但未能检出精斑及相关痕迹。

杨光华曾先后供述“我拿刀扎了被害人左胸部,杀死了被害人”、“王福明扎了被害人一刀,出血了”。王福明亦曾多次供述用刀刺击被害人胸腹部。但尸检鉴定显示,在尸体相应部位未见破损,未见肋骨硬划痕,所着内外衣服相应部位未见刺破口。而被告人反复供述的用刀扎被害人的情节与客观证据证明的事实明显不符。

虽然被害人的确被人谋害,但三疑犯的供述有太多矛盾和疑点,最终只能依法宣告三疑犯无罪。

时至今日,北京警方和媒体依然在征询郭晓月案的线索。再看劳荣枝案,目前公开的案情中直接证据并不充分,这与白银案有些区别。白银案中罪犯高承勇是唯一作案人,留下了大量直接证据:精斑和指纹,此外还有幸存者的证词,这几项再结合口供属于铁证,所以很快就能定罪。关于劳荣枝案的相关电视剧《红蜘蛛》中,有一处剧情不清楚是否源自真实调查记录,就是警方没有掌握米兰(即劳荣枝)的指纹。如果确实如此,恐怕对其定罪有直接影响。

还有根据1999年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法子英犯罪作出的判决书,可知,在犯罪嫌疑人劳荣枝与罪犯法子英的共同犯罪中,劳荣枝只是从犯。在1996年的一起绑架案中,劳荣枝只是负责在酒吧物色人选,之后,绑架行为、勒索财物行为、以及将被害人杀害等行为都是罪犯法子英做的,劳荣枝并没有参与这些犯罪行为。在1997年的一起抢劫案中,犯罪嫌疑人劳荣枝指是受托罪犯法子英拿着法子英从被害人处抢得的手机和存折去银行取钱,对被害人的绑架、恐吓、杀害等行为,劳荣枝并没有参与。在1999年的杀人案和绑架案中,犯罪嫌疑人只是负责在酒吧物色犯罪对象,并将被害人诱骗至出租屋,对木匠的故意杀害,对被绑架人实施的绑架、恐吓,以及杀害行为,劳荣枝也没有参与。

以上,所有的在1999年作出的判决书中,法自应承认的罪行当中,犯罪嫌疑人劳荣枝均是以从犯的身份参与犯罪的,并不是这些案件的主犯。根据我国《刑法》第二十七条对从犯的规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按照法律的规定,对从犯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是应当,而不是可以。也就是说法院必须要从犯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当然,1999年对法子英进行侦查、审判的时候,劳荣枝逃跑了,具体案件的真实情形是什么,还有待侦查机关对落网的劳荣枝的侦查,具体最后能对劳荣枝定什么罪名和判什么刑罚取决于侦查机关对案件调查收集的证据和法院对证据的认定。不能仅依据法子英的陈述来认定劳荣枝构成绑架罪(从犯)、抢劫罪(从犯),根据待查证的事实,劳荣枝,可能构成前罪的主犯或从犯,或构成新的犯罪,或因证据不足,什么犯罪也没构成,都是有可能。


  • 发表于 2021-10-14 15:28:24
  • 阅读 ( 4 )
  • 分类:范文大全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陈伟
陈伟

自由职业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