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中心城区成片二级旧里以下房屋改造收官,人民城市建设取得重大成果。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们当时生活过的老房还在,正等待建设,派上新用场。” 2020年6月26日,宝兴里旧改征收圆满完成,居民吉凤宝终于在自己70岁生日以前搬离了老房,搬进位于汉口路的新家,独门独户,电梯上下...

“我们当时生活过的老房还在,正等待建设,派上新用场。”

图片

2020年6月26日,宝兴里旧改征收圆满完成,居民吉凤宝终于在自己70岁生日以前搬离了老房,搬进位于汉口路的新家,独门独户,电梯上下,卫生环境也得到很大改善。如今两年过去,老两口逐渐适应了住在“大楼房子”里的生活。从新家骑车到老房只要7分钟,吉凤宝只要有时间就要回去看看。

蜗居在“市中心的中心”

吉凤宝一家原先住在金陵东路背街的福建南路上,四楼的石库门房子,她家住在三楼。“一楼全是商店,服装店、水果店、馄饨店、酒吧、超市……我们这个房子算是最好的,地板都是水磨石的。”

图片

吉凤宝曾经生活的弄堂

吉凤宝一家三口蜗居在20.7平方米的老房里已经20多年。老房只有一个房间,中间隔开,前面为厅,后面为卧室。“儿子睡在15平方米的小阁楼上,人爬上去,腰都站不直。”

虽然身居陋室,但居住在市中心,吉凤宝有一种优越感。“我家前面是大酒店,后面是仁济医院和杏花楼,往东走过去10分钟就是外滩,往西走10分钟就是人民广场,这里是‘市中心的中心’啊。”

吉凤宝老家斜对面有一个比较好的健身房,她办了年卡,每天到健身房锻炼身体,还可以洗澡。“那里环境好,空间大,还有空调和网络,待上半天很舒服。”

“他们的辛苦和真诚,我看在眼里”

在宝兴里旧改中,吉凤宝是第一批搬走的居民。

2020年初,一纸房屋评估价公示贴到了宝兴里。那天,她拾掇齐整前去看榜,而评估价数字却不尽如人意。“我们是三楼,怎么比硬条件更差的二楼价格还低?”后经询问,原来根据相关部门内部原始登记资料信息,这整幢房子的四楼是后期加盖的,未登记在册,因此三楼只能按照顶楼进行估价。

负责吉凤宝家旧改征收工作的是两名年轻经办人,黄浦区第四征收事务所的经办人贺文斌和他的“徒弟”小华,一个是“80末”,一个是“90后”。两个年轻人第一次上门的时候,正为评估价犯愁的吉凤宝对他们有点“不待见”:“你们比我儿子还小,能谈得出点什么?”

“吉阿姨,您是党员,我也是党员,党员和党员距离应该更近些。”贺文斌耐心地说,“旧改要讲政策,只要在政策范围内,我们一定尽全力为您争取利益。”

“他这句话很打动我。”吉凤宝回忆说。后来,贺文斌尽心尽力地对吉凤宝家的房屋面积和装修情况进行反复评估测量,耐心地讲解政策和实际情况。“虽然到最后,房屋的估价还是不能突破原来的规定,但我也能欣然接受。因为他们的辛苦和真诚,我看在眼里。”

搬家当天下很大的雨。忙中出错,吉凤宝给搬家工人烧水喝的电水壶弄丢了。“那个电水壶是我新买的,有点舍不得。”晚上,吉凤宝到征收组询问,贺文斌陪着她一起找,没有找到。“我自己的电水壶先给你,后面如果找到了,我再给您送过去。”

“当时我不要,他却很坚持说,是因为征收弄丢的,必须补偿给我。直到现在,这个电水壶我还在用。”吉凤宝说。

不卸任的宝兴里志愿者

当初刚搬来宝兴里时,吉凤宝就听说宝兴里是新中国上海第一个居委会。这个“第一”,很光荣。她退休前在单位做管理工作,退休后就在宝兴里居委做起了志愿者。

“志愿者每个月3次到居委会值班,从晚上7点到9点,和居委干部一起在弄堂里摇铃,提醒居民‘小心火烛’。每个星期有一天早上从7点半到8点半,到马路上协助管理交通。”

在宝兴里,吉凤宝曾担任过消防志愿者、垃圾分类志愿者、交通志愿者等不同职务。自从当了志愿者以后,吉凤宝的社交圈子就大起来了。“我还参加了社区里的编织队、烹饪队,结交了很多邻居。我们一批志愿者还经常一起旅游,这段生活很快乐,很难忘。”

宝兴居委会辖区内,不止一个宝兴里,所以即便宝兴里居民都搬走了,吉凤宝依然担任着居委志愿者的职务。“居委有什么事情,我就骑自行车过去。”

  • 发表于 2022-08-02 10:14:29
  • 阅读 ( 3 )
  • 分类:范文大全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